2020年08月13日 星期四
設為主頁 收藏本頁 在線咨詢
文化建設
文化建設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建設 > 勵志小故事

日本職人:他們不生產商品,他們傳承生活


    日本職人唯一的追求,是讓自己技術更嫻熟,同時他們對自己的技術充滿自信,抗拒一切以賺錢和高效為目的的工作,抗拒違背自己意志和妥協求全的工作,原則上只接受自己認可的工作。

 

    一旦接受了工作,便下定決心無視利益,窮盡自己的技術精髓將其完成。

 

    去年秋天,我在位于日本和歌山縣東北部的高野山見到一尊藥師如來,這是自它1934年制作完成后,80年來第一次面向大眾開放參觀,時間只有短短一個月,下一次也未知是何時。佛像的作者名叫高村光云,日本近代佛像大師能數得出名字的不超過10個,他是其中數一數二的人物。

 

    受托雕刻高野山藥師如來時,高村光云最初是拒絕的:「我已經76歲,命不久矣,沒有信心能活到完成這尊佛像。」對方回答:「高野山會每天祈禱息災延命,所以在佛像完成前你一定不會死。」整整4年閉門不出,80歲,藥師如來完成;82歲,高村光云去世。

 

    他是盡興的:「在盡是不幸的一生中,最后的最后,竟能得到如此幸運。」

 

    高村光云生活在對佛像師來說最糟糕的時代:1868年,明治政府建立,奉行神道國教化政策,天皇下了一道神佛分離令,隨之而來的,是對傳統文化具有毀滅性打擊的「廢佛毀釋」運動。這一時期,日本的寺院消失了一半以上,大量珍貴佛像被連夜推倒。那一年,高村光云16歲,正是拜師學習木雕的第5年,社會風向突轉,不僅職業地位受到打壓、極度缺乏工作量,而且西化風潮盛行,象牙雕刻逐漸取代木雕,導致他的生活窮困潦倒。在這樣的境遇中,高村仍然堅定地要將木雕技能傳承下去,他跑到東京學習西洋美術,努力用寫實主義手法來賦予木雕工藝新的生命力。

 

    藥師如來是高村光云最后的代表作,在明確了將死的事實之后,他選擇將生命的最后時光獻給陪伴自己一生的雕刻刀。這尊佛像里滿溢著生死意識,也融具了高村光云一生的職業修養,一個明顯的特征是:佛像界以貼滿金箔的高貴感為審美標準,高村的藥師如來卻罕見地保留了純白的原木狀態,僅僅在表面涂上了一層來自奧之院的泥土。

 

    高村光云死后,兒子高村光太郎繼承了他的手藝,后來他在回憶錄中寫道:「父親一年到頭都很辛苦,然而從來賺不到大錢。直至晚年也是如此。彼時父親的作品已經能賣到相當昂貴的價錢,但那是只限于商人之間的交易。父親始終堅持從前的定價,他的收費標準,只是按照每天的手工費來計算。至于材料,除了檀木之類的高級品稍有些差異,其余一切任何標準一致。」

 

    在高村光太郎看來,一生獻身于制作過程的父親,淡泊名利的態度是他發自「職業魂」的矜持。光太郎的一生被都父親的名言激勵著:「我的前方并沒有路,但在我之后,便有了路。」

 

    高村光云這樣的人,正是日本典型的「職人」代表。

 

    所謂「職人」,是指那些擁有與一門熟練技術,并將依靠這門技術制作手工藝品作為職業的人。職人擁有的技術,被稱之為「職人技」。追溯到細分「土農工商」的江戶時代,職人便是被稱之為「工」的那一群體,與地位低下的商人相比,日本歷史上有尊重職人的傳統,甚至有過將燒制陶器和鍛造鐵器的職人歸為士族的例子。

 

    今天的日本,不少老鋪依然堅持著傳統的職人技傳承,這個過程必須具備兩個基本特征。一是嚴格的「師徒制度」,想要學習某門手藝的年輕人,需要先拜訪擁有那門手藝的職人工作場所,得到許可后簽訂雇傭合同,才能正式成為學徒。雖說是雇傭合同,其實最好的條件也不過是包吃包住,別指望能拿到任何金錢報酬。師匠也從不會手把手地傳授學徒技能,凡事都需要在日常工作和繁瑣雜事中自行偷師,因此,學成一門技術常常需要數十年——越是簡單的工作,學成的時間反而越長。還記得「壽司之神」小野二郎嗎?打雜打了整整10年,在一年內煎了200個玉子燒的徒弟,才終于得到他的認可,成為一個夠格的壽司職人。

 

    另一個特征,則是愈發罕見的「職人氣質」:職人唯一的追求,是讓自己技術更嫻熟,同時他們對自己的技術充滿自信,抗拒一切以賺錢和高效為目的的工作,抗拒違背自己意志和妥協求全的工作,原則上只接受自己認可的工作。一旦接受了工作,便下定決心無視利益,窮盡自己的技術精髓將其完成。所以小野二郎的那句名言才會被視作職人的工作哲學:「我一直重復同樣的事以求精進,我會繼續向上,努力達到巔峰,但沒人知道巔峰在哪。即使到我這年紀,工作了數十年,我依然不認為自己已臻至善。但我每天仍然感到欣喜,我就是愛捏壽司。」

 

    現代日本,由于社會產業和生活樣式變化,立志成為職人的年輕人激減,不少手藝無法延續。我曾在東京某家300年歷史的筷子老鋪,遇見一個傳承至11代的筷子職人,如今全日本只有他會制作「江戶八角筷」。

 

    子女不愿繼承手藝,70歲的他正在盡自己最大努力工作到最后一秒,但凡有展示會和采訪邀約也從不拒絕——這是他最后能留下的東西,是一雙小小的筷子,也是某種被現代文明埋沒的對生活方式的講究。我是從他那里聽來的:如果在超市里買筷子,全都是長度相同的套裝;而職人在動手之前,首先會了解顧客的家庭組成和生活習慣,因此每雙筷子多少會有不同,最基本就是男女差異——同樣設計的一款筷子,女性用比男性用要短1厘米左右,才能達到最合適的手感。

 

   「江戶八角筷」價格不便宜,從3001200人民幣之間不等,但只要買下了,便能享受永久保養,用筷子的人一代又一代傳承下去,便有一代又一代的職人替你打磨修整,保證它始終「用得舒服」。

 

    日本有個叫「人間國寶」的電視節目,特邀嘉賓漫步在日本各地的市井街巷中,尋找生活中那些有價值的人或店。在這個節目里,動輒就能看到經營上百年的老店,或是傳承好幾代人的手藝。

 

    每個人看上去都平淡無奇,但卻能感受到他們確實已成為保持街區平衡的力量:能看到全日本最古老的錦布商,全日本第一家開業的澡堂,60年來幾乎沒有生意卻就一直開著的吳服店,80年來每天只賣同一款冷面的人氣店……某條商店街上有一家開了40年的面包店,附近的主婦搬家后還會隔三差五專程過來買早餐面包,說是「老公只吃這個」。

 

    日本官方也有認定「人間國寶」的慣例,對那些造詣頗深、身懷絕技的藝人和工匠進行認定,類似于認證世界遺產那樣,非常高大上。截止2015年,受到認定的工藝技術部門的重要無形文化財產保持者有超過170人,遍及陶藝、染織、漆蕓、金工(刀劍)、人形、木竹工、和紙等各個領域……受到認定的「人間國寶」,每年能從國家拿到大約14萬人民幣的特別扶助金,用以磨練技藝,培養傳人。

 

    盡管歌舞伎演員市川海老藏曾有過「到60歲為止能從國家拿到60億日元」的言論,但在漆器家室瀨和美看來卻并非如此。他被問及「成為人間國寶之后,作品能賣出很多錢嗎」時,苦笑著回答:「并沒有。也許一個窯每年可以燒制200300個作品,但我每年只能制作2-3個,就算是拼了命,能做5個也就是到頭了。」

 

    在日本生活久了,便不再對百年老店感到驚異,它們實在是太常見了。韓國中央銀行曾對世界長壽企業做過調查,得出一個數據:在日本,創業100年以上的企業超過10萬家,200年以上的企業超過3146家(全世界的總數是5586家),500年以上的企業有32家,超過1000年以上的企業也有7家——當仁不讓是全世界第一的「老鋪大國」。

 

    日本歷史最悠久的企業,也是世界現存最古老的企業,是位于大阪市的建筑公司「金剛組」,至今已有1400年,大名鼎鼎的四天王寺和法隆都出自它之手。自第32代金剛八郎喜定的《遺言書》開始,金剛組便遵守著4條職人準則:「寺社建造之事,一生懸命;飲酒之事,謹慎節制;越分之事,堅決不做;服務他人之事,盡全力做。」進入現代社會,金剛組又添加了12個條目,構成16條社訓,其中包括:「不忘謙虛,將之作為一種職業修養;尊重他人,珍惜每一次交流;凡事排除私心,正直對應;警惕利益至上主義,維持合適的價格;珍惜品牌和信用,珍惜創業精神……」

 

    另一家千年老鋪,山梨縣的旅館「慶云館」,創業超過1300年,被吉尼斯世界紀錄認定為「世界最古老的溫泉旅館」,慶云館地理位置偏僻,距離最近的JR車站還要轉乘一個半小時巴士,實在不是經營一家旅館的最好地方。但現任的第52代社長卻把這種劣勢視為它長壽的秘密:「幸虧在這樣的深山里,才使它免于戰爭的破壞,才使它免于外來資本的入侵,出于對孕育旅館的自然的感激之情,才想把它繼續經營下去。」

 

    為何日本的老鋪千年不滅?

 

    有人把原因歸結于社會安定,亦有人認為是保守的民族性格所致。但更深層原因也許來自職人的專業素養,秘訣是松尾芭蕉在300多年前說過的那四個字:不易流行。不易,即無論世間怎樣變化也不會改變的東西;流行,則是追隨社會和狀況連續不斷變化的東西——將不易和流行融為一體,在變和不變之間保有原則性的偏執堅持,才有了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日本老鋪。

 

    我曾經慕名去住過鐮倉那家著名的茅崎館,創業至今116年,因為小津安二郎常在此寫劇本而聲名大振。這家旅館里,完好地保留著當年小津留下的痕跡,一個漁夫帽,一個杯子,一封書信……每個房間都還是當初的老式裝修,設立了官網應對海外客人,但一律只接受電話預定。

 

    那里的老板娘,偶爾會聊起小津當年拍電影的八卦,類似的故事,我在伊豆的旅館聽過關于川端康成的,在東京的旅館聽過關于森鷗外的,在四國的旅館聽過關于夏目漱石的……甚至在和歌山的某間宿坊,見過了400年前的武將真田幸村留下的痕跡。這些旅館大多已是文化遺產,但定價標準卻從未變化,遠低于那些所謂的度假酒店數倍。什么不漲價?因為祖祖輩輩傳下來就是這個價格。為什么不批量生產?因為祖祖輩輩傳下來就是這個規模。


    時代在變化,但職人的精神總能以某種方式延續——我在日本遇到過種有機米的,就種剛好能養活一個家族的幾畝地,因為精力只顧得過來這些;也遇到過在宇治賣茶的,多少廠家來談也不愿意流水線化,300年的技藝代代單傳,明白小作坊不必做成大企業;我家樓下有一間只能容納10個人的小咖啡店,門口掛著語氣嚴肅的牌子:本店只供應咖啡,想用餐的,想開會的,想談事的,請選擇別處。后來才知道,這家店是日本咖啡界的名店,不少發燒友從別的城市趕來,只為享用一杯現場烘焙的咖啡,夫婦二人從2060歲,從青年到老年,只為一杯比前一天更美味得到咖啡。我常去剪頭發的那家街區里的美發店,每每光顧,都會在第二天下午收到他們寄來的明信片,然后又每個月準時收到一次,對頭發長勢噓寒問暖,緊張我的發型勝過我自己。

 

    我也是從這些人身上明白的,因為他們對自己在做的事,有驕傲心,有自豪感,所以才能保持平常心,充滿責任感。這也是為什么,在一個越來越快的世界里,只有職人才能供應好生活。




來源:「一期一會」

Copyright 2014 © 淇澳同輝
重慶市建設工程造價管理協會
重慶市注冊稅務師協會
重慶市注冊會計師協會 重慶市資產評估協會
重慶市國土資源房屋評估和經濟協會
重慶市建設工程造價管理總站
聯盟:重慶包裝設計 貴陽網站建設 成都網站建設 西安網站建設 武漢網站建設 長沙網站建設 重慶網站建設
澳洲迪士尼乐园 浙江11选五前三走势图 智慧帮配资 福建体彩11选五计划 有富策略 江西快3平台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c贵丰配资 重庆幸运农运10分钟走势图 新城控股股票 河北十一选五每期必出号 好的微信股票群 陕西十一选五手机版 浙江20选5中奖 全球彩票app下载 江苏11选5微信群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九梦财富 贵州十一选5走势手机版